过把瘾就死—— 一个老男孩的大肆

2019-10-17 14:10栏目:影视影评
TAG:

《一步之遥》:过把瘾就死—— 一个老男孩的任性
文/十二文
姜文这次玩嗨了!真真儿是“过了把瘾”(王朔是编剧之一)。
姜文拉上葛优,两个老男孩着着实实的把自己平日里想到的、看到的,有意的、无意的歪念、邪念、正念等所有念头,全部宣泄在这部荒诞、恶搞、闹腾的电影里——过把瘾就死!
 
有钱,就是这么任性!
“《教父》的开场、舞台主持人的范儿,来了一段德云社相声,插科打挥,一唱一和(谁说其他行业人演不了相声?)、歌舞晚会里亲自上阵,“西方二人传”舞蹈(人生的意义就是向自己挑战)、卓别林的黑白默片、受虐待,被追捕,个人大无畏的牺牲精神的独白,再到最后筋疲力尽的搭上远去的火车,无奈的望着戏外的老婆戏里的能玩枪又能玩摄影机的大帅的女儿而离去。电影蒙太奇玩的那是一个牛掰。除了这些考验体力和演技的元素外,串起整个电影的来龙去脉的旁白解说,是向电影《我这一辈子》致敬,“石挥”的厚道,实在的腔调衬托出马走日内心的那份无奈。观众也在歌舞升平后,落寞而去。
姜文跟成龙一样:身先士卒、亲自上阵、自编自导自演、还总是被虐待,受尽生理和心理上的折磨,时不时的幽默一把。但他与成龙又不一样:成龙更多的是在武戏上,而姜文是“文武双全”。还有他的歇嘶底里和打了鸡血的魔怔了的剧情表演。就冲这个精神,就冲这劲头,也是值得去看,去捧个场。就光大量的多国籍的群众演员的场景调度和丰富的蒙太奇穿插剪接,《一步之遥》也不能算是烂片,只能说故事不好看,不精彩。没有打动人的地方。
 
剧本
说起故事,也就是剧本,首先是站不住脚的。坏就坏在姜文的核心团队的这帮子兄弟,明知道这烧钱的点子却没人劝阻姜文,都在陪着老马耍呢,反正不花自己钱;也可能是老马一身匪气加霸气,别人不敢说出自己的否定观点,总之不管什么原因,姜文这个假老马,真的是把“真老马”(制片人是马珂)的钱花了。真老马本来是想接着《让子弹飞》的后劲,再大赚一笔。可这次老马毁了老马,马失前蹄。“不亦乐乎”估计也“乐不起来了”。
这次,老马走不了日了,象(项)飞田早飞了。
虽然大家对这部电影都表示很烂,但说句良心话,这部电影还是有分量的。姜文还是动了很多脑筋。在这个故事上增添了很多枝叶:从中国的解放前到教父时代再到如今的春晚灿烂都用上。但问题出就出在这个“民国杀人案”的故事主杆上。这个故事本身不吸引人,没有打动人的角色、情节,到最后也就死了一个人,一个与你,与我,与情感没有关系的人。观众对影片里任何一个角色同情不起来,可怜不起来,敬爱不起来,当然更没有任何打动观众的理由。就像面前站着一个打扮得体的女人,如果要问起来,那也只是:嗯,还行,不错,挺漂亮。但男人心里对她却没有任何心动和一丝关注。让人还不够郁闷的是,明明是三十年代的上海,却让所有主角都是打上北京人的标签,甚至怕说不好北京话,还给舒淇找了个配音演员。难道法租界的华人都是沪漂的北京人?还好,王志文在无厘头的时候,硬把老马从北京话往上海话里扳了一下。
如果通俗的把这故事就当一个民国疑案来拍,是悬疑片也好,动作片也好,哪怕被说成三俗,我想也会比《一步之遥》来的好看一些。
但王朔是这部电影的编剧之一。
王朔是个北京作家,他会调侃,怎么侃都行,侃晕,侃死你都行,但他不擅长砍人。他编不出精彩的动作片。不管是港式的动作片也好,西方好莱坞式的暴力片也罢,他都不是内行。
有个很微妙而奇怪的现象:小刚,王朔,葛优,这几个老友,几十年前就在一起搞影视、文学。三个人都有着真才实料,随着中国的影视发展,也都各自有了很大成就,也都有自己经典的作品。但这几年,已经五张的三人,一下子都不约而同的变味了,有点老来得道的味道。
太阳集团游戏官方网址,冯小刚在获得一系列的艺术和商业的成功后,就做了些顺自己内心的事情:拍了心里惦记多年的《1942》,为了还人情的《非诚勿扰》系列、《私人定制》。《1942》虽然票房失败,但就其诚意和拍摄难度,还是可敬的,但《非诚勿扰》系列就是纯捞钱,影片除了说鬼话,不说人话了。也是在王朔加入,《非诚勿扰》2的编剧,一下子就云里雾里,一副超脱之意。王朔前几年就不再写所谓的俗套小说了,最后出的《我的千岁寒》等书,读者鲜有读懂的。到《非诚勿扰》2里,又把佛家,超度,轮回,生死放进去。一副得道高僧布道模样。到《私人定制》,似乎布道累了,华谊兄弟毕竟还是生意人,事业正做的风声水起之时。估计哥几个说,要不先把经停下,再把观众涮一把,再侃一回?王朔又新瓶装旧酒,拿出几十年的东西,给到冯导,说帮你把《1942》亏的找补回来。
葛大爷自然就不用说了,这几年拍片子,深沉更加了,连肢体语言都没了,就是逗个嘴,玩个面部表情,保持着影帝的尊派。随着王朔和冯导也渐渐的不说人话了(台词使然)。
 
回到《一步之遥》来,剧本,剧本,一剧之本,它是多么的重要。可姜文非突发奇想,非要把一个民国故事改遍,当然,他的民国情结没有几部电影来释放是不够的。“一句话直截了当做了太没意思,一件事,单刀直入办了,太索然无味。”(姜文语)当然,我不会鸡贼的去揣摩姜文是为了“炫技”,告诉观众和同行,我对戏剧,电影手法处理有多牛逼,我更愿意相信他是真的到了一定的高度,是受不了三流的电影拍摄手法和俗套的电影情节。所谓高处不胜寒,处处更生寒。结果,卖力不讨好。
 
导演
剧本站不住脚,编剧有责任,导演也有责任,但这个故事的创意是非常强势的大导演,姜文自己弄的本子。姜文的电影是“非常姜文”的。
很多人一说起姜文,都会感觉高大,男人,霸气,等等。其实非也。
《红高粱》里的“我爷爷”余占鳌,《李莲英》里的李莲英,《芙蓉镇》里的秦癫子,《本命年》里的犯人,大哥李慧泉,《有话好好说》里的赵小帅,《寻枪》里的马三,《鬼子来了》马大三,《太阳照常升起》里的老唐,《让子弹飞》里的张麻子(张牧之),这些影片的角色绝对不都是高帅富,或者高大上的形象。当然角色跟导演安排有关系,但这里面很巧合的是有着一个更大的相同点:每个角色或多或少都有些不怕死,不怕丑,就是豁出去了。还有就是歇嘶底里,神经质,絮絮叨叨。这些是角色的需要,但事实上,姜文本人也就喜欢搞些这个,他本人也是坦诚他喜欢喜剧,不是那种很严肃的。虽然那个年纪都会受高仓健的影响,但其骨子里有自己的“慌张”,自己的“嘲弄”:影片里就是总是把自己和别人弄的哭笑不得,弄巧成拙的自我虐待,慌张,絮絮叨叨。这种角色表演在《寻枪》和《鬼子来了》里尤其突出。
 
演员
姜文能折腾,喜欢折腾。这个年纪还有那么好的身体和精力,不得不让我们年轻人佩服,佩服他的我想还有他的老婆和他的哥们葛优。葛优是这几个上了年纪的哥们中的宝贝,张艺谋,陈凯歌合作过,冯小刚自不用说,现在冯导退居二线,姜文后来发力,请过来。按这几个大导的话说,葛大爷是目前中国大陆最有实力和商业价值的男演员。但这次葛大爷捂着嘴偷着乐,陪太子读书。姜文是有理想和野心的要完成这个活,顶着压力和体力忙活着。但葛大爷不用管剧本糙不糙,不用管说不说人话,只管嘟着嘴,挣大眼睛,对着所有群演,字正腔圆的说:她已经不咳嗽了!影片上映后,充其量关心下×那英的那场戏到底减没减。整个影片都是荒唐加无厘头,所以也谈不上演技。只能说是和姜文疯了一把,姜文烧了一把钱,他赚了一把钱。
 
武六——周韵
“这个女人不寻常”!笔者一直纳闷,一个科班表演出身的演员,又和北方老公在北方生活这么多年,竟然连普通话都说不好,南方口音严重的连南方观众都听不下去了。让人对其艺术修养和本人文化素质大跌眼镜。最起码没让人看见其有努力和奋斗的一面。在姜文电影里担任女主角,也主要是因为其是姜文夫人。也因为如此,姜文努力的靠化妆,灯光,和一些有型的动作,让她更出彩,但结果还是一如她那瘦弱的胸脯般——平平。俗话说,乳沟就像海绵里的水,挤挤总是会有的,可姜夫人却活生生的打破这一真理。姜夫人在片中可又可无,可无可有,啥都会,有时顺理成章,有时又做这莫名其妙的事。在姜导和灯光,摄影各大师的努力下,脸上的雀斑多少掩盖了一些,尽情展现那被昂贵的口红点燃的两片唇。
 
完颜总统——舒淇
既然姜夫人完成不了电影的大任务,姜文还是另外请来脱演而优则穿的影后舒淇,舒淇从早年底层的三级片逆袭到台湾金马影帝,国际影星。也算是够励志的,她是姜夫人最好的一面镜子,姜夫人应该好好照照。
不过在影片里越看舒淇越想来救场的:老实讲,舒淇一把年纪了,人也长的不漂亮,而且还不脱俗。她有点像葛优,越老越吃香。舞台上的任何一名长腿舞蹈演员都比她好看,性感。但事实还是用了她。姜导还让她的老情人葛优也在场,这仿佛是“秦奋带着笑笑”跟冯导请假,来到姜文的某个活动晚会上。大家歌舞升平,锦上添花。片中一段长闷而无趣的二人调情的戏,让人莫名其妙,还互掐大腿,玩着小品范儿。难道就因为舒淇给人会闹腾的感觉,折腾的气质,起哄架秧子的坏?
 
结果还真是一群会折腾的人,想了一个闹腾的理由,玩了一次闹腾的事。
姜文是带头的,他是个最大的最大的坏蛋,他喜欢大嘛。他从《寻枪》开始,把四川那个小镇搞的人心慌慌,把个陆川搞了出来。他在《有话好好说》里把短发女瞿颖弄的又搂又脱的,把个李保田逼疯了,拿着刀直砍人。在《太阳照常升起》里把乳臭刚干的房祖名吓的失足掉进水田,把个港佬黄秋生纠结的上吊自杀了,把个女护士陈冲弄的“湿漉漉的”,在《鬼子来了》把相亲们都弄的神神叨叨的,整个村子鸡犬不宁,全被鬼子杀了,在《让子弹飞》里把个玉树凌风、帅气潇洒、放荡不羁的高大上小马哥弄的直伸兰花指,对着镜子做面膜,一句接一句台词的节奏,让发哥喘不过气来。现在,又是这个节奏节奏把完颜总统舒淇和大帅搞的筋疲力尽。除了折腾,老姜还塑造了一个天使和一个女魔。音乐家刘索拉,满头白发,白衣,闪着白光,来给完颜总统舒淇颁奖。索拉老了,但还是风韵犹存。很少有导演能看到她身上那种独特的艺术家气质,还好,老姜眼光毒。光发现美不算本事,老姜还把丑用到极致,请来陈凯歌的前妻,北京名媛洪晃,洪老师摇身一变成了覃老师。好家伙那五官挤的,让人联想到那吃桑叶的白胖的蚕宝宝的身体。面部表情狰狞的可怕,还端着枪。将恶心进行到底。
 
姜文这次折腾完了,把该闹的都闹了,该玩的都玩了,连3D也弄上了,如果谁要说这片子非需要3D技术来拍,我给谁急。
 
“自己被虐、说相声、跳舞、执导歌舞节目,致敬经典影片…”,姜文是真卖了力气,没有“假唱”,没有“替身”,没有“枪手”,没有吹嘘。老马的诚意和影片含金量还是有的。观众没必要太过严厉,如果仅仅为了一张电影票的话。
真正着急和跺脚的是老马,制片人马珂,是他让老姜任性了一把。他是让姜导合作舒服的制片人,他花钱让老姜拍一部老马帮人花钱,然后赚钱的电影来帮他赚钱。结果就像影片引出曹雪芹的诗一样:“假作真时真亦假”。估计下次合作,老马要对老姜约法三章了,不管管是不行了。是否会约定要审审剧本,过过演员选角,或者建议老姜,下次给主角起姓,别他妈的再姓马了,不得而知!
 
如果照大伙说的,荒诞的《让子弹飞》充满了“枪、男人、血腥,暴力等男性荷尔蒙”激素,那么同样荒诞的《一步之遥》则充满了天真,幻想,幼稚,浪漫,胡扯的童话般的色彩。老姜过了把瘾,躺在成千头的柔软的鸵鸟羽毛上面,是否也该收收心了。想想是否写点世俗的故事,拍点俗套的电影,照样是拿起枪,照样来辆火车,哪怕是铁道游击队呢!我想观众也是买账的。

否则马真走不了日了!只能卧槽了!

版权声明:本文由太阳集团游戏官方网址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过把瘾就死—— 一个老男孩的大肆